首 頁
單位概況
地礦工作
生產經營
黨群天地
文化建設
聯系我們
  關鍵詞:
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>> 文化建設

“書香三八”——“逐夢新時代•巾幗綻芳華”征文二等獎:母親和二姐
點擊率:642     來自:產品業公司     作者: 廖少斌     發布時間:2019-6-11 8:54:58
 

立夏以后,周末抽空回了一趟娘家。老家在一個小鎮上,有青山、溪水、竹林、有蒼松翠柏、有貓頭鷹,還有布谷鳥……,凌晨即起,拎個小腰籃去菜地,走在田間小道,空翠濕人衣。菜地里有一小塊紅莧菜,四季豆全藏在葉子下面,茄子只有雞蛋大小,辣椒苗上零星掛著幾個青椒,這是八十歲母親種的,母親一輩子操勞慣了,記得小時候家里的農活都是二姐和母親承包了。

二姐是父母的第二個女兒,下面有兩個妹妹和兩個弟弟,僅比我大兩歲。我們小時候父親在外教書,母親一人帶著六個孩子,生活的重擔全壓在母親身上,二姐把母親的辛苦記在心里,小學畢業后,就自作主張輟學,母親急了,她就說:“媽媽太累了,弟弟妹妹這么多,我要幫媽媽。”如今回憶起來,母親常常抱愧,因為我們幾個全部接受了良好教育留在城市里工作生活,只有二姐還是一個地道的農民。

記得小時候,二姐性子急躁,每天粗門大嗓地對對待我們,總是嫌弟弟妹妹干活慢,而我總是不服氣,于是上演拳打腳踢,隔天又像什么事也沒發生。因為家中沒有男勞力,分田到戶后,水稻田里犁田,耙田、滾轱轆、打農藥、放夜水等農活,二姐主動包攬了過去。二姐第一次牽著牛去犁田,犁了一個多小時,覺得怪怪的,不像男人們犁田時地里的泥呈波浪卷似的往外翹,她犁的地只有一條條的深溝,叔叔從地邊經過,發現她把犁頭裝反了,犁的地沒有用要返工,當時她就抱著犁頭把子,蹲在地里哭了,不到二十歲的姑娘,面對大男人才干的活,她的委屈嘩嘩地變成了淚水掉在泥水地里,而善解人意的母親其實早就預料到姐姐的各種心理,為安撫姐姐,母親對姐姐極盡慷慨,吃食、衣著都盡最大能力滿足她。也是奇怪,我和妹妹小時候常穿著二姐的舊衣,雖然渴望新衣服,卻從不吵鬧母親,也從不嫉妒二姐每年幾套新衣服,從小到大耳濡目染,母親教會我們理解、體貼、寬容,而二姐更是擔當起,甚至是父親該擔當的部分責任。

二姐和母親是一對歡喜冤家,母親受外婆影響,做事追求完美,而二姐干活追求效率,干的活雖快卻粗糙,于是每次回家就聽到母親嘮叨二姐,二姐這么多年也是屢教不改,最讓我媽頭疼的是,二姐出嫁之前極少做飯,母親也無可奈何,也依舊疼愛她。去年過年全家大聚會,二姐的女兒還抱怨母親不公平,二姐是全家干活最多,母親數落二姐最多,典型的出力不討好。

母親小時候只上過女子夜校,只認識部分字,但母親勤勞而且有計劃,每年開春,她就安排好了一年里農田和家里各種蔬菜、畜禽的種養,并分配好孩子們學習之余放牧或澆菜的活計。記憶中我們家種養的東西,比如雞、鴨、鵝、蛋、蔬菜、瓜果等從不拿到集上去賣,這在當時物資匱乏的年代,她算是把我們家的日子過得有滋有味了,現在我還常常想念那時候母親把我們的胃喂養得暖暖的日子。

母親一直是個舍得的人,對我們,對親戚,對左鄰右舍,愛舍得付出,東西舍得給,力氣也舍得花。這些年老家相當于一個后方供應基地,母親養雞、養鴨、種地、種地瓜,二姐家離老家近,平時也是二姐幫忙,逢年過節兄弟姐妹都回老家,拖家帶口在家吃農家菜,綠色蔬菜,土雞,土鴨,臨長還帶滿滿一后備箱的農副產品,我曾經說過兩弟弟回一趟家像鬼子大掃蕩,可母親臉上總是掛著笑容,孫子喜歡吃土雞蛋,兒媳喜紅吃紅燒鵝,家里種的紅薯一直很暢銷,連家里種的包菜都成筐帶走,母親心里滿滿的幸福感,有了母親的家,多了一種說不出的安逸。

歲月漫漫,父母養育孩子的艱辛,他們默默地承受著,日子再困苦,呈現給我們的都是一種無憂無慮的生活空間,至多讓生活的風霜雨雪為我們子女增添一些深厚而樸實的生活背景,兄弟姐妹之間的手足之情,不但是父母生命的延伸,童年記憶的延伸,甚至是故鄉的延伸。

每次回到老家,親近還是會油然而生,曾想過退休后,重新拾綴起舊時家園,養幾只雞,整一塊菜地,過日出荷鋤而作,日落荷鋤而歸的農村田園生活。

版權所有 江西省核工業地質局二六四大隊 贛公網安備 36070002000006號
地址:江西省贛州市開發區華堅路20號 郵編:341000 電話:0797-8223780 傳真:0797-8068900 ICP備案號:贛ICP備12002167號-1



充氣娃娃 充氣娃娃
河北福排列七走势图